凡尔赛之王安东尼·霍普金斯 荣获小金人的演技竟然只是普通基操?

鸭脖官网进入ios|世界杯|波兰队

今年83岁安东尼·霍普金斯,凭借电影《困在时间里的父亲》中大臻化境的演出,毫无悬念的捧走了奥斯卡最佳男主的小金人。不过老爷子甚至没有来到颁奖现场。

总有一些电影过于沉重,而《父亲》就是这样一部对情感有破坏性的电影,让你在看完之后感到不适。《父亲》不仅仅讲述了一个身患阿兹海默症老人的一个故事,通过父女之间那种无法割舍却又矛盾重重的情感,通过97分钟的影片缓缓铺开…

其实在6年前,同样扮演过阿兹海默症患者的朱利安·摩尔,在电影《依然爱丽丝》中出色的演出,摘下了奥斯卡影后。但是不同于六年前的,《依然爱丽丝》是以外人的角度来讲述故事线,而《困在时间中的父亲》,则更像是一个以患者本人为第一视角的同理心实验。

导演弗洛里安·泽勒搭建了一个时空,将观众与受阿兹海默症困扰的霍普金斯放在了同一位位置上,让观众以“第一视角”来进入霍普金斯的大脑与世界中:杂乱无章的思维世界,无法辨别的虚幻与现实,还有不断出现的人物与时空的错乱。

泽勒此前一直是一位剧作家,《困在时间里的父亲》则是他以导演身份创作的首部电影,六项奥斯卡提名,最终他也拿到了最佳改编剧本小金人,可谓是初出茅庐便有所斩获。

泽勒的这部电影改编于他所创作的舞台剧,他表示,自己在创作剧本时,唯一走入他脑海的形象,就是安东尼·霍普金斯。所以这部电影的故事最终也发生在伦敦。

而泽勒说,他的直觉告诉他,霍普金斯会带来一场充满力量的表演:因为他是这个时代最伟大的男演员。毋庸置疑,泽勒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

霍普金斯根本无需证明自己的演技,这件事情他早在29年前就已经做过了。在《沉默的羔羊》中,他所扮演的汉尼拔,仅仅凭借着15分钟的镜头,就捧走了奥斯卡影帝金人。

奖杯不表,更令人惊叹的是,即使是30年后,人们提起汉尼拔这一角色时,依然会毛骨悚然。

最近,“女探员”朱迪·福斯特在与“老搭档”的一场视频对话中,提问霍普金斯,你是如何把握《父亲》中的表演的?霍普金斯半开玩笑的说,其实这部电影不需要什么表演,自己已经是一位老人了,只需要做好自己就行。

而这次霍普金斯的在《父亲》的演绎,更像是在印证中国的哲学:“大音希声,大象无形。”霍普金斯讲自己垂老的身体沉浸于角色中,就让我们仿佛自己就是一位阿兹海默症患者,在不自觉和失控的时空错乱中穿梭,感受着惊慌失措与不安。

其实,在另一则访谈中,霍普金斯还是提到了俄罗斯戏剧家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理论,走入“体验派”。

根据“体验派”的理论:艺术是生活的真实的反映,表演是一种按照人的天性本身的规律来进行的有机的过程,因此演员最重要的是体验角色的情感感受,寻找自己的“舞台自我感觉”,而目的则在于传达表现戏剧的“最高任务”。

电影中与霍普金斯演对手戏的“女儿”是另一位奥斯卡影后奥利维娅·科尔曼,影片中的女儿乐观努力,但却憔悴又无奈:面对父亲的偏执和冷酷,她选择隐忍。面对父亲的亲切与迷人,她却要保持冷静,只有在父亲最虚弱的时候,这位“女儿”才会帮他穿好衣服,默默的依偎在睡熟的父亲身边。

霍普金斯说,自己对于老年人阿兹海默症的理解,来自于自己的父亲。但是他却未曾说过,自己对于片中父女关系的理解。

霍普金斯一生中经历过三次婚姻,而他唯一的女儿,是他的第一任妻子巴克(Petronella Barker)所共同养育。霍普金斯和巴克于1966年至1972年结婚。但是,霍普金斯在女儿2岁时,就选择离开了自己的第一任妻女,据说是因为酗酒与抑郁症。

在2002年,阿比盖尔曾表示,因为霍普金斯对她冷淡所以她开始酗酒吸毒,甚至想过自杀,她说因为吸毒成瘾她被大学开除。阿比加尔还说:“我从小父母离婚,我的童年并不幸福,我差一点儿自杀。”

如今已经52岁的阿比盖尔也曾继承父业,去当一名演员,但是后来却改行做音乐。她表示自己的音乐天赋也许是父亲的遗传,因为霍普金斯钢琴弹得很不错。阿比加尔说:“我们家里除了我之外就是父亲有音乐才华了,但他最终在电影事业上成就更大。”

阿比加尔说,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她对父亲的憎恨正在变淡,她仍然希望有一天他们父女能够团聚,她其实一直非常希望父亲能够到音乐会现场听她表演:“音乐是不需要语言沟通的,我坚信父亲有一天会来听我演唱。”

过去3年里,阿比加尔举行了十几场个人演唱会,但霍普金斯连一次都没有去过现场为女儿捧场。

霍普金斯甚至没有关心过女儿是否有孩子,在一次新的采访中,这位80岁的演员说:“我完全不清楚,人们分手,家庭破裂都是经常发生的事情,你继续你的生活,人都会做出选择,而且无论怎样,我也不在乎。”

“我几乎没有收到过她的信,她可能有充分的理由。我想我们已经疏远了。我希望她身体健康。她太忙了,不得不做她自己的事。我想她在英国的某个地方。生活就是生活。你会继续下去的。

其实,阿比盖尔也曾希望与父亲和解。她表示,和解是可能的,但这必须是一种双向选择。我不知道我会怎么想。我们从来没有真正接近过。我们从未讨论过重大的生活问题。因为,我们的关系总是断断续续的。我从来没有觉得我可以和他讨论这些事情。

在BBC改编剧《李尔王》中,霍普金斯声称完全没有了女儿的音讯。和莎士比亚的这出悲剧一样:“孩子们不喜欢他们的父亲,你们也不必彼此相爱。”

这位演员也同样对好莱坞发出了苛刻的批评:“看看好莱坞吧,它有多么阴险。你会被只说‘yes’的人包围。这些人口中都是‘亲爱的’。我接受不了这太多的虚伪,他们什么都不懂,却装作很关心你的样子。”

电影中,霍普金斯面对的是梦幻与现实的交叠。而真实世界里,霍普金斯面对的是人生与戏剧早已交融在一起。

在现实世界中,霍普金斯精神矍铄,头脑清醒,却需要扮演一位失忆的老人;在电影世界中,他是一位需要扮演正常的患病者。在现实世界中,霍普金斯的女儿与他形同陌路,在电影世界中,霍普金斯却要努力留住女儿,与她相依为命。

电影中,父亲不断的通过寻找手表,试图表达自己对于时间的控制权,而在现实世界中,霍普金斯无法阻挡时光流逝,岁月荏苒。可是,霍普金斯凭借着自己的演技,将自己的名字镌刻在了时光中。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