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顺子唱歌的教授又炮轰周杰伦学院派观念狭隘却毫不自知太可悲

鸭脖官网进入ios|世界杯|波兰队

大家好,欢关注小编,今天为大家带来的文章,希望你能喜欢,小编在这里祝您生活愉快,工作顺利

如此一场轩然之后,原以为这位名为贺冰新、号称“流行声乐教育家”的教授能够有所自省从而更新观念,没想到她却不为所动,在最新一期节目中,她又将矛头对准了周杰伦,公开宣称“我不喜欢他唱的歌”,更指周杰伦吐字不清的唱法造成了很坏的影响。

事情是这样的:歌手永彬在《中歌会》上演唱了他的成名曲《再也没有》,这首作品在网络上播放量已经过亿,而永彬的现场演唱同样丝丝入扣、令人动容。永彬唱毕品鉴团打分时,众人讶异地发现贺冰新给出了仅仅25分的全场低分。

贺冰新的点评一开始先是走玄之又玄的“神秘学”路线,“你的声音没有落到你的本质,听不到你本来最自然的声音。”——永彬演唱全程难道用的都不是本质的、自然的声音?什么是所谓的“最本质的声音”?为什么一定要用你认为的“最本质的声音”?唱得好听动人、合乎歌曲意境不就很优秀了吗?

接着,她把话头一转,开始带周杰伦出场:“然后(你的)语言含糊不清,其实咬字是唱歌里特别重要的一个环节。是不是受了周杰伦的歌的影响?”

这时,整个节目现场气氛凝固,其他参赛选手明显也露出了一脸黑人问号。备战间里,北京音乐广播主持人郭鹏当场质疑:“你准备说周杰伦吗,我觉得你会引起公怒。”

贺冰新显然并不惧怕“公怒”,她继续以自己的学生为案例来大放厥词:“因为我在上课过程当中,很多学生来了唱歌都吐字不清。我就问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咬字呢,因为咬字是在唱歌里一个很重要的环节,起码在流行里是很重要的环节,他们说我一直唱周杰伦的歌。我喜欢周杰伦的作品,但是我真不喜欢他唱的歌。”

整段话听下来,她的意思无非就是这样:周杰伦吐字不清的唱法流毒甚广,造成了很坏的影响。

另一位品鉴团评审卢世伟提出了反对意见,与贺冰新正面刚了起来:“从这个作品来说,它是一个合情合理出彩动人的作品。我们可以从歌词上来判断,在这个(失恋)时候的人不可能用一个很标准完美的声音去演唱这样一种情感。所以你(永彬)的声音恰恰带有这样一种失落。”

然而,贺冰新教授是没有那么容易被说服的,她顽抗道:“我不这样认为,歌唱一定是有他的原因,一定要自然。”

19年前,周杰伦最初出道时,他咬字不清的唱法在当时引起了巨大的争议。人们一方面深深震撼于从来没有人这样唱歌,至少从来没有人这样来唱华语歌,另一方面,人们也深深困惑于,究竟可不可以像周杰伦这样,用自己的方式来唱歌。

事实上,这就是周杰伦在唱歌方面带来的最大贡献:他示范了另一种与标准的字正腔圆的唱法不同的方式,以一己之力,极大地拓宽了唱歌的边界。其实重要的不是他用了“咬字不清的方式”,重要的是,他用了“自己的方式”。

在当时,周杰伦的唱法就遭到了学院派及守旧派的猛烈攻击。随着时间流逝,周杰伦的才华与能力已经世所公认,至于他为什么那样唱歌,也被越来越多人接受。甚至,人们已经逐渐理解了像周杰伦这样用自己的方式来唱歌的价值所在。

原以为,学院派们也在一轮又一轮的争议当中更新了观念。没想到,将近二十年过去,时至今日,贺冰新们依然将周杰伦的唱法视为洪水猛兽。在他们眼里,特色与个性不重要,教科书中白纸黑字的标准才重要。任何不符合标准的新事物,对于脆弱的他们而言,都是一种冒犯。

节目播出后,有媒体采访了周杰伦的经纪人对贺冰新点评的看法,经纪人回复称:“夏虫不可语冰,杰伦的唱歌咬字是把优美却不易发音的歌曲以乐器的方式融入歌曲旋律中。所以这种评论以地域的偏见讲评是可笑又无知的。”

固然,仅仅模仿周杰伦的唱腔,而不是学习他如何去寻找自己的表达方式,固然是一种肤浅的表面化行径。然而,“专家们”刻板地照本宣科,只强调标准化而反对特色与个性、反对多样化表达,更为可怕。因为他们作为领域权威而把持着话语权,他们所宣称的“正确”,会被更多缺乏自己主张的人接受为“正确”。

谢谢您的浏览,有什么不一样的意见或者建议,欢迎您在下方评论,试一下评论会不会怀孕哦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