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节必看!奥斯卡获奖片《困在时间里的父亲》上映

鸭脖官网进入ios|世界杯|波兰队

老人坐在昏暗的房间里,靠在窗边,听着古典音乐,突然女人闯入,将窗帘拉开,刺眼的阳光侵入黑暗,让老人无所适从地皱起了眉头。女人叫安妮,老人是她的父亲,这次她过来,是因为父亲又将一位护工气走了,因为他怀疑那个护工偷他的东西。《困在时间里的父亲》却很罕见地通过父亲的视角,用碎片一般的线索和镜头语言,叙述了一位老人一生的遗憾,让人第一次通过第一视角了解到一个人走到人生末尾的感受。

未在中国上映前,它就已经在海外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影片、最佳改编剧本、金球奖最佳影片等在内的六项提名,而安东尼霍普金斯奉献的精湛演技,让他可能在有生之年再次斩下金像奖桂冠。它在豆瓣评分8.7,IMDb8.3,但在我心里,这个评分是低了的,我认为开年以来,还没有任何一部电影在内容和感人程度上可以超越它。一个普通的英国女人行色匆匆地走在伦敦街头,绕过花坛,进入一座暖色调的复古公寓。老人坐在昏暗的房间里,靠在窗边,听着古典音乐,突然女人闯入,将窗帘拉开,刺眼的阳光侵入黑暗,让老人无所适从地皱起了眉头。

女人叫安妮,老人是她的父亲,这次她过来,是因为父亲又将一位护工气走了,因为他怀疑那个护工偷他的东西。一如既往地争吵,父亲向往常一样絮叨且固执,用拙劣的演技向她证明护工的确偷了他的手表。

然而安妮知道父亲只是将手表藏在了浴缸下面,用来栽赃别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安妮不想和父亲争论,只是告诉他,自己遇见了一个男人,要搬去巴黎住了。气势逼人的父亲突然安静下来,小心翼翼地质问:你是要抛弃我了吗?我将会是一个人了吗?

往后的几天,老人孤独地生活,可诡异的事情却接二连三地发生。一天他在厨房冲咖啡的时候,听见客厅里传来声响。一个陌生的男人,在客厅里悠然自得地喝着咖啡,他居然声称自己在这里住了好久,还是老人的女婿。

可老人对他毫无印象。于是男人打电话让女儿过来,然而过来的女人却是一个陌生人。自此以后,老人的时间仿佛被打乱了,他在虚幻和现实之间不断跳跃,原本冷清的公寓里也不断闯入一些陌生又熟悉的面孔。今天长得像自己小女儿的护工造访,明天女儿和自己的巴黎男友来家里吃饭,过几天一切重新洗牌,女儿、公寓、女婿,甚至记忆,都完全变了个样。

在这种错乱的时间和空间之中,老人的思绪越来越紊乱,难以分辨到底哪个才是现实,而这段匪夷所思的旅程,也不知究竟是幻想,还是自己破碎的记忆,抑或只是自己一生的走马灯?本片最大的看点之一就是破碎化的叙事方式,直到电影结尾,估计你都难以梳理出到底发生了什么,唯有重新将忽略隐藏的线索整理,才能明白剧情时间线。影片从一开始就设置了一个陷阱,这个陷阱来自于老人的视角,观众代入了这个视角,从而坚信不疑地投入到一个也许是虚构的故事中去,然而剧情的走向却愈发扑朔迷离,两个同时出现的女儿,到底哪个是真?而老人念念不忘的小女儿是否存在?当观众发现主角身处虚幻中,进入旁观者角色时,一些蛛丝马迹让人开始怀疑这一切的真实性,这个幻想最终随着老人进入现实而一点点破碎,然后催泪的场景如期而至。这种叙事手段让人想起诺兰的《记忆碎片》,间接性失忆的主角将重要线索纹在自己身上,就为了影片结尾的那颗子弹。而在本片里,所有时间顺序的打乱,也同样让人难以根据现有的线索拼凑出真相,因为就连当事人都不知道。通过这种手法,观众几乎是和片中人物同步前进的,对于人物有着感同身受的认知,老人所经历的空间的位移,时间的跳跃,同样让观众身临其境地感受到疑惑和恐慌。空间,时间,幻觉,现实,在脑中的瞬间被打乱又被重组,象征着角色紊乱的内心在现实中无处可依。面对眼前的所有假象,老人经历了困惑、相信、半信半疑,一直到最后,我们都不知道他是否从错乱的时空中挣扎出来。而观众也同样经历了这一切,但不同的是,当我们抽离出来的时候,也终于能在一个旁观者的视角去理解他所经历的一切,他所感受到的所有情绪,这时候,我们甚至会觉得自己经历过了老人的一生,复杂的心绪带来深深的触动。从一开始,老人听的乐曲选自巴洛克音乐,名为《凛冬之声》,乐曲本身的节奏感非常强,音符的跳跃带有一种催促的感觉,而又不知道谁在催促着什么?音调配合着女儿安妮匆匆的步伐,不用任何其他的技法,就可以调动紧张的氛围,你瞬间就知道这个女人内心的焦虑不安。而当安妮步入房门,乐曲开始舒缓,声调降低。就像凛冬之时,开始暴风雪肆虐,随后雪花变得纷纷扬扬,冷风携着寒冬,从气压的急剧升高到低沉的泣沥,预示着离别和凄凉。这时候镜头转给老人,风烛残年的老人在窗边思索,耳机里正是这首咏叹调,好像给他的人生下了一个注解,头发花白的他已经走入生命的寒冬。

而对于空间布景的运用也隐藏着诸多细节,每一次老人转换记忆的时刻,公寓的布局都会改变,椅子的摆放位置,墙壁上的画,还有老人藏匿手表的地方,这些都预示着他内心的变换。

手法精致又巧妙,让故事严谨有序,而一些恰到好处的留白,又透露了线索。影片开头短短几分钟就塑造了一个偏执但又可怜的老人,这其中有导演对于环境的使用,公寓的布局交代了老人的一半背景,而另一半,在霍普金斯出神入化的演绎下,就将这个人物深刻地展现了出来。根本不需要多余的手法,霍普金斯就凭借对于细节的把控,就能让你完全入戏。当女儿突然闯入,霍普金斯表现的是一瞬间的恼火,还有一瞬间的惧怕,这种感觉就像是被家长抓住偷吃的小孩一样。当女儿随后质问他为什么将保姆赶走时,他又开始顾左右而言他,试图用一些小把戏将女儿哄骗回去。而当他被拆穿时,这里霍普金斯并没有试图掩盖,复古的公寓装修表明这原本是一个得体的绅士,只是苍老的躯壳让他失去了尊严,他只是默默走到一边的沙发坐下,心里似乎在期盼着女儿就此将这个话题忘却。

可当女儿告诉他自己将要搬去巴黎,这个外表油滑刚硬的老头好像再也无法骗自己了,他之所以拒绝保姆,就是因为渴望亲情,他不希望外人来照顾他,可自尊心却无法承认自己已然行将就木。那一刻,孤独和无助慢慢地爬上他的脸庞,他咬着指甲,脸上的皱纹都在抽动,在他所有的防御都将要卸下的瞬间,仅存的尊严又让他努力克制。

你怎么能想象这是在《沉默的羔羊》里吃人肉的人魔呢?短短几分钟,这个人物不再是空白,而是一个活生生的倔强又渴望爱的老人。电影中这样的角色有很多,《闻香识女人》里的退伍老兵,《无法触碰》里坐轮椅的富翁,他们都一样的固执又充满魅力,体会着人生的不公,死死守住最后的体面。但霍普金斯的这段演绎,比起其余两者具有戏剧张力的塑造,他用几乎返璞归真的演技,剥离了电影人物的神秘感和特殊性,他将这个角色完全地融入到生活中去了,或者说,是将一个现实的人物带到了荧幕上。当最后颤颤巍巍的老人思忖片刻,呢喃着:“安东尼,这个名字不错”。

然后他好像想起了什么,慢慢回忆起自己的妈妈,自己的女儿,也许在那一刻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孤身一人,他呢喃着,重复着,然后哭泣着,就像是一个被抛弃的孩子。

佝偻的身体,苍老的面容,和婴儿般的哭泣:“我想我妈妈,妈妈我要回家,我想要我妈妈,我想要离开这里。”细碎的阳关透过窗棂,他抽泣着躺在护士的怀里,好像找回了妈妈的温暖,沉重的呼吸慢慢平缓,窗外风景正好,葱郁的树叶随着微风摇摆着,一切归于平静。

这是一个人最真实的晚年,看完这部电影,你会被一种莫名的孤独所包围着,就像提前走到了旅程的终点,一生的回忆如同走马灯,变得支离破碎,在时间的长河中一点点地游走。当一个人将一切都忘记的时候,就像是一片枝头摇摇欲坠的破败秋叶,风一吹,就落叶归根了,只剩下对母亲怀抱的深深依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